【陈栢青书评】姥姥必须死──《年龄骚扰:「阿姨」、「大婶」、

2020-06-13
标签: 主页 > G稿生活 >【陈栢青书评】姥姥必须死──《年龄骚扰:「阿姨」、「大婶」、 >
【陈栢青书评】姥姥必须死──《年龄骚扰:「阿姨」、「大婶」、

陈栢青书评〈姥姥必须死──《年龄骚扰:「阿姨」、「大婶」、「欧巴桑」为什幺被讨厌?》〉全文朗读

陈栢青书评〈姥姥必须死──《年龄骚扰:「阿姨」、「大婶」、「欧巴桑」为什幺被讨厌?》〉全文朗读

00:00:00 / 00:00:00

读取中...

聂小倩消失兰若寺,王祖贤隐居加拿大。但这个世界不让他们安静。什幺时候开始,每隔几年,週刊或小报就要放一张画素极差的偷拍图,小标「走晒样」、「仙味尽失」告诉我们,再美的女鬼也会年华老去的。这会儿,没有哥哥饰演的书生手绘丹青诉说他有多思念了,事情的发展是,每隔几年王祖贤也要做一段视讯影片或发几张照片,好让他的粉丝有机会说「和当年一样欸」、「玉女都不会变」。但我们都明白,不会变的只有聂小倩,死去的女孩可以永远住在画里头,我们太想留住青春,下场就是,聂小倩解脱了,王祖贤却必须住在新世界用科技发明的画中──照片还是影像里,用尽一切让你我以为他都一样。电影的鬼在我们心里成了仙。现实世界则总逼倩女成幽魂。

《年龄骚扰:「阿姨」、「大婶」、「欧巴桑」为什幺被讨厌?》,田中光着,李彦桦译,台湾商务出版

敌人在兰若寺,小倩口中的「姥姥」黑山老妖是人类的大敌。电影尾声姥姥终于让燕赤霞给挂了。敌人在台湾,姥姥还在我们的心里,燕赤霞离开的年代,般若波罗蜜,田中光撰写的《年龄骚扰:「阿姨」、「大婶」、「欧巴桑」为什幺被讨厌?》倒成这个年代的除魔法咒。除的是我们的心魔,也是社会的魔。田中光着作是贴着日本社会写,但放在台湾解读何尝不是?当然这本书不是要帮你杀姥姥,这年头杀姥姥还需要燕赤霞吗?整个社会都在喊杀。台湾人把「老」视为敌人,要惧的、要对抗的,「老」是敌人,年龄增加是大敌,若再加上性别,「老女人」则是敌人中的敌人。看我们平常的用语就知道了,瞧,我们说马路三宝是「老人,女人,老女人」。我们的学术圈最爱把人分类成「男人,女人,女博士」,《我们与恶的距离》大红,曾沛慈受访时自云「很多人说,沛慈飘出一种婶味?」他娇嗔云:「拜託我的脸还算正好吗?」,在「我们与恶的距离」之前显然更在意「我们与婶的距离」。时尚杂誌如《美丽佳人》内文则时不时出现〈你今天欧巴桑化了吗?〉、〈妳是男人眼中的欧巴桑吗?〉,内容是「变成欧巴桑的几个指标」、「法国女人为何不会变成欧巴桑?」……厌恶老,害怕成为老女人,将「婶」、「欧巴桑」视为瘟疫,所以要杀,要扑灭。从时尚杂誌到日常用语,从明星到一般人,面对「婶」、「欧巴桑」、「阿姨」,我们污辱他,嘲笑他,抗拒他,排斥他,除「姥」而后快。姥姥必须死。

说到底,为何女人开始有年纪就是种原罪?这本书话说从头,透过日本这几年新闻与报章投书,由「女明星谎报年龄」等案例切入,挖掘「年龄骚扰」的存在。而读者心有戚戚焉绝对可以套入台湾社会近况。别说别人,讲自己吧,速食店里让桌子给带小孩的一家老小,当听到家长用娃娃音对小孩说:「快跟阿姨说谢谢!」时,你有没有一秒动了杀心?谁是你阿姨?你全家都阿姨。当在市场和超市被人喊「太太」,在填问卷或是勾选会员资料为年龄栏位「30-35」、「30-40」 之类的区隔,因此在心里犯嘀咕:「为什幺不是25-35」或「我也掉到了30-40这个区间」时,姥姥重新活在我们心中,「年龄骚扰」起了作用。你为什幺不悦?那几秒之间的迟疑或者心跳加快脑袋轰地花白一片是怎幺回事?

年龄骚扰的核心是什幺?此刻社会的算式是,「女人存在时间和他的存在价值成反比」,年龄越大,价值磨损,这本书凸显两个方面逼出年龄骚扰好发何处,一是在婚姻上,一是在职场上。之于婚姻,它问,为何「女小男大」的婚姻受欢迎?所以郭台铭妻子小他二十四岁,李宗盛第三任太太小他二十岁是新闻。所以「剩女」、「败犬」一词风行,拜託为何年纪大的女人在市场上就是剩下的?就是犬、狗?而我们竟然可以笑着说这些事情?书中考察出两个义正辞严的说法,其一,是因为女人寿命较男人长,嫩妻老了还可以担当照护,为男人养生送死,这多正当。另一则说法则是因为「生殖」。「因为女人有生育年限」,作者举的例子之一,是任职数次东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的「老太婆论」,他曾在杂誌上引用东京大学荣誉教授松井孝典所说:「文明创造出最恶质的有害之物,就是老太婆」、「女人在失去生殖能力后继续活下去,不仅浪费资源还是种罪过」,石原先生在该文文末写:「我心里虽然有几分认同,但身为政治家,这种话我说不出口」,这件事情的后续是,松井孝典否认说过这些发言,石原则因为多次涉嫌歧视言论而被告上法院。

但石原只是特例吗?田中光考查进入文明诞生的内面,他提出日本的现代医学体系建立在明治时期,他引述一百年前《妇人卫生杂誌》的文章,作为身体与文明的启蒙书籍,杂誌里表述:「妇人月经约停于四十四、五岁后,其后便无生育能力,达此岁数的妇人几为无用之物,亦即无法为世间之用」。停经女人便成为「无用之物」,现代文明的建立本身,同时包含贱斥。

那近于演化心理学中所谓的「亲职贡献理论」,源于达尔文的性择说,以为「繁衍」便是人类婚配的主要目的,于是一切以「选择更优秀基因」为目的,老的丑的劣质的自然就成了「无用之物」。这样想想,男人想要娶的根本是他的妈,到底是把现在的老婆当成未来的看护?还是只想和子宫结婚?女子被异化为职业,或是器官。出于功能性。年龄骚扰的背后其实依然是一种轻贱。

就工作上而言,「女性因为年纪而在职场上遭受歧视」、「薪资与退休年限不平等」的现象岂止在日本,台湾亦所多见。劳动部所公布2018年「僱用管理及工作场所就业平等概况」调查报告便显示,就业歧视情况以「年龄」因素最多。《联合报》引用其中数据提到「其中以55到64岁的女性遭歧视比率最高」,你瞧,年纪似乎不曾替女人增加经验,反而成为一个弹射钮,时间到了,公司和社会就要把你发射出去。而如果你以为上述东京都知事「老太婆论」发言很夸张,我们的台北市现任市长也足堪比肩,他曾经说过:「重男轻女是生物的本能」、「当一个职业里,女生的数量上升……,那就代表这个行业在没落了」,两座城市在这方面倒是很贴近,姊妹气短,兄弟情深。

如果整个社会带着敌意与恨意在看着老女人,最后就会出现彭佳慧的一首歌〈大龄女子〉。标题中性,不求冒犯,你看,我不说「老」,不说阿姨太太欧巴桑,我说「大龄」可以吧。但歌词是唱「我们都曾经期待能嫁个好丈夫/爱得一塌糊涂/也不要一个人做主/想像未来可以手牵着手的路/相信缘份的人/好像就不会那幺辛苦……」,到了最后,大龄女子不要一个人作主,大龄女子若害怕未来辛苦,最好就是要好好嫁个好丈夫。

所以姥姥必须死。当女人年纪上升,欢迎加入大逃杀游戏。整个台湾会努力冒犯你。年龄骚扰无处不在。

我们不要姥姥,不要容嬷嬷。不要陈莎莉。不要灭绝师太。电视剧上了年纪的女人经常的戏路就是带珍珠项鍊穿旗袍,时不时用长指甲掐人手臂苦毒媳妇。所有人都希望女人老了以后成为慈祥的老婆婆。好像妳只有一种选择,在失去子宫后,妳只能温柔,妳只能照顾。如果不从呢?如果你以为自己有个性,你以为自己从此过了一个坎呢?那就是欧巴桑、大婶、大妈的登场。

我们可以自问,什幺是「欧巴桑」或「大妈」?日常里人们如何使用这些词彙?我们到底怎幺称呼中高龄女性?是大姐?阿姨?婶?姨?欧巴桑?大妈?这些称呼除了年纪的区分外,是否也包含价值观判断?

《年龄骚扰:「阿姨」、「大婶」、「欧巴桑」为什幺被讨厌?》作者田中光(台湾商务提供)

当你说一个人「飘出婶味」的同时,当你说「绝对别变成欧巴桑」的时候,那意味的到底是什幺?只是单纯的老?还是你会把箭头指向「那些急的时候也可以抢进男人厕所的女人」?指向「捷运和公车上一个人佔两个位置的女人」?指向「公众场所扯开嗓子大声喧哗的女人」?指向所有的素颜上街?所有穿豹纹裤烫波浪捲,指向所有热情洋溢在旅游景点拿丝巾做飘逸仙女状或是捻花飞天的婆婆妈妈?那时你怎幺称呼他们?大妈?欧巴桑?大婶?他们成了整个女性的「恐惧的总和」,是现代的姥姥,我们把我们的负面置放在他们身上,把对于个体所产生的厌恶归结在群体上。有犯罪就让警察来抓,如果不是犯罪,但就是讨厌呢?就觉得不美,不上心,不能入眼呢?那就叫他欧巴桑,叫他大妈吧。这就是我们对于他们的宣判,对他们的惩罚。

《年龄骚扰》的精髓在此,作者试图探究对于「欧巴桑」的恐慌从何而来?这个社会又是怎幺定位「欧巴桑」这个词彙?其实「欧巴桑」并不老,它从单纯年龄的指涉变成如今「厚脸皮」、「不顾他人眼光」的形象,根据本书考察,乃是来自上世纪九零年代,因为堀田胜彦四格漫画大红,漫画家结合了「欧巴桑」和恐怖电影「巴塔利安」──台湾上映时的片名是芝加哥打鬼──创造出「欧巴塔利安」一词,漫画以厚脸皮的中高龄妇女为主角描绘其种种夸张言行,一时社会广传,「欧巴塔利安」因此在1989年获得『新语、流行语大赏』的流行语部门金赏。欧巴桑和厚脸皮、没有女人味等形象挂钩也由此稳固。也就是说,我们此刻在语用和概念上超越年龄而指涉破格行为的「欧巴桑」,其实是一种很现代的发明,欧巴桑没很老,距今还很近。这本书我最喜欢的一段话则是在作者做完「欧巴桑」一词获得流行语部门金赏的说明后,幽幽加了一句:「值得一提的是,获得新语部门金赏的词彙则是『性骚扰』。」文章到此句点,但那一巴掌打得多响,要一个怎样的社会才会把「性骚扰」和将中高龄女性结合厚脸皮的「欧巴塔利安」同时并列为该年度流行语?而这样的矛盾和分裂依然延续,性骚扰是骚扰,年龄骚扰就不是骚扰了吗?

中文书名《年龄骚扰》并不是这本书的原名,事实上2008年内馆牧子的小说《年龄骚扰》(エイジハラスメント)才叫这书名。田中光也引用了内馆牧子小说中句子:「不管几岁,都不要忘记当女人」、「女人一旦不在意男人的视线,就会被视为『放弃当个女人』……于是『不要忘记当女人』一直是所有女人憧憬的生活方式,但以结果而言,女人说出口的话反而束缚了女人」,这正是这本书想要告诉我们的,它揭露一个结构,这个结构,骨子里对女性抱着贬抑,它不知道怎样安放中高龄女性,无法察觉价值,却挑剔问题。不想给位子,乾脆就抽走椅子。于是他们发明男人与女人之外第三个物种,「欧巴桑」。让「欧巴桑」承载这些厌弃和讪笑。男人可以坦然成为老爹,女人却「不能忘记当女人」而要和「欧巴桑」对立。整个社会让你以为努力就可以抗衡「欧巴桑」,是改变人生态度或体态、去做瑜伽、「不停投资自己」就可以不当欧巴桑。

但问题是,为什幺呢?如果这贬抑是附加的,当「成为女人」的标準是「男人的视线」,为何我们加入的,是男人的阵营,而不是去质疑这些附加的视线?天下前几年所出版寺门琢己撰写的《作熟女,不作欧巴桑》一书文案是「只要此刻开始醒觉,就能够预防『欧巴桑菌』上身。」欧巴桑甚至是一种菌,被具体化厌恶至此,要除之而后快。如果欧巴桑是一种菌,带来一种病,想要阻止自己变成欧巴桑就不是另一种病吗?

台湾必须注意的是,作者点出,如果书中谈到的年龄骚扰在过去就存在,那未来只会更严重,在日本是因为「少子化」的影响。女孩多半是独生女,家庭关係结构变得单一,那些阿姨婶婶婆婆的称谓可能只出现在课本上,于是当你有一天听到人家这样叫你的时候,那份冲击与排斥恐怕更大了。而台湾也正迈向高龄化社会,我们的生育率是全球倒数第一,可见的未来是,年龄骚扰是不可避的,曾沛慈镜头前大喊「很多人说,沛慈飘出一种婶味?」的画面,会不停重播出现在我们所有人的人生一幕中,而这次,是由你我喊出。姥姥现在才出生呢,我们是「惧怕阿姨、大婶、大妈」的新一代人,而且恐惧会招来恐惧,恐惧会巩固恐惧,将来只会越来越怕。如果你问我怎幺办?在这个没有燕赤霞也不需要燕赤霞的年代,一切也许就是从阅读这本书开始吧。去发现这其中歪斜的眼光,我们必须明白,敌人岂是姥姥?而是那个更大的,结构整个兰若寺并让我们以为本该如此且不可动摇的。

本文作者─陈栢青

1983年台中生。台湾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毕业。曾获全球华人青年文学奖、中国时报文学奖、联合报文学奖、林荣三文学奖、台湾文学奖、梁实秋文学奖等。作品曾入选《青年散文作家作品集:中英对照台湾文学选集》、《两岸新锐作家精品集》,并多次入选《九歌年度散文选》。获《联合文学》杂誌誉为「台湾40岁以下最值得期待的小说家」。曾以笔名叶覆鹿出版小说《小城市》,以此获九歌两百万文学奖荣誉奖、第三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银奖。另着有散文集《Mr. Adult 大人先生》(宝瓶文化)。

按讚加入《镜文化》脸书粉丝专页,关注最新贴文动态!

阅读 (742) 评论 (493) 收藏 (703) 转载 (413)
相关阅读
申博360网址|发现一切喜欢的事物|专注本地生活|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sunbet申博现金开户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免费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