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大师——陈梦家(三)

2020-06-26
标签: 主页 > F生活通 >国学大师——陈梦家(三) >

国学大师——陈梦家(三)

记者/主持人:香梅

主持人:香梅

嘉宾:李怀恩

点击收听

时光如流,往事如烟。

人物百家,回首悠悠岁月,讲述真实历史。

百家人物,正如那天上的星星,闪烁在夜空里,常留在记忆中。

陈梦家在清华大学创办文物馆和为文物馆搜集古董四处奔波,短短的几个月,就搜集到了1000件文物、古董。这期间,有一样东西也特别吸引他的注意:明式家具!收藏明式家具是陈梦家的个人爱好,他不惜重金、四处搜罗,而且收藏的明式家具几乎样样都是精品。

国学大师——陈梦家(三)陈梦家说服大古董商卢芹斋将收藏的令狐君嗣子壶捐给国家(

陈梦家说服大古董商卢芹斋将收藏的令狐君嗣子壶捐给国家(

收藏家王世襄专门研究明式家具,他一直把陈梦家当做自己在这方面的启蒙老师。王世襄在着作《明式家具珍赏》里,收入了三十八件陈梦家旧藏家具的照片,书的封面内页上,还印有「谨以此册纪念陈梦家先生」十一个字。王世襄说:「自己买的家具和陈梦家的没法比,自己买的是边边角角,不成系列,陈梦家买家具是一堂一堂地凑,大到八仙桌画案,小到首饰盒笔筒,一应俱全。」

那段时间,陈梦家是古玩店的常客,古玩店从老闆到伙计都认识他。他每回进古玩店,店家都对他毕恭毕敬。陈梦家可以对每样古物的来龙去脉从专业角度进行品评;有些拼接的伪造明式家具,陈梦家一眼就能认出来。陈梦家还会画画,他能很快、很準确的画出一件东西的样子,告诉古董商,这样东西为什幺属于清朝而不是明朝。

国学大师——陈梦家(三)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馆」的明清家具大部分来自王世襄和陈梦家。(

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馆」的明清家具大部分来自王世襄和陈梦家。(

陈梦家的清华同事们最欣赏陈梦家挑的家具和字画。连校长梅贻琦都是,经常请陈梦家帮他们买家具。陈梦家曾经为梅贻琦选了一张吃饭的红木方桌,梅贻琦就特别喜欢。美学大家邓以蛰,非常羡慕陈梦家收藏的字画,他有一回把陈梦家的一幅字画借回家挂,把自己的一幅画送到胜因院12号作为交换。

陈梦家在收藏上一掷千金,所以他也常有囊中羞涩的时候,过日子都困难。他没钱的时候,通常找岳母或者四妹夫,也就是振德兴商行老闆刘仁政借点钱,凑合着把日子度过去;领了薪水立马儿还清债,不拖欠。

国学大师——陈梦家(三)上海博物馆里的「明黄花梨高面盆架」属陈梦家所收藏。(

上海博物馆里的「明黄花梨高面盆架」属陈梦家所收藏。(

不过,陈梦家儘管手头紧,但是对那些生活比自己更困难的师友,他总是伸手帮一把。比如,有一回陈寅恪和三个女儿住在胜因院,冬天买不起棉鞋,陈梦家就把陈寅恪请到自己家里,说有双棉鞋自己穿着小了,让他试试能不能穿。陈寅恪穿着在屋子里走了几圈,说了好几句「舒服、真舒服」。

还有一回,陈梦家在路上遇到闻一多的遗孀,说话里提到自己生活的不易,陈梦家立马把刚领的薪水给了她。

那时候很多人都很清苦,但是大家互相扶持,日子过得还算平静。可是,这种平静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1951年「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开始了。市委工作组进驻燕园,要求知识分子改造自己的资产阶级思想,清算「美帝文化侵略」。学校停课搞「运动」,每个教授们都被要求在群众大会上「自我检讨」,而且需要「人人过关」。

「思想改造运动」一开始,陈梦家就被揪出来批判了。他被迫在国文系的小组会上一遍遍地自我检讨。在燕京大学教书的太太赵萝蕤一样被要求检讨「资产阶级思想」,在各种名目的会上自我批判,什幺领导教学工作只重业务、不问政治等等。当然啦,那时候「无神论」被宣扬的更突出了,赵萝蕤的父亲,任宗教学院院长的赵紫宸也难逃厄运,被揪出来打耳光,周围的人还都得被迫跟他「划清界限」。一向从容、镇静的赵萝蕤,被这些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非常憔悴。

国学大师——陈梦家(三)1949年,陈梦家夫妇在清华寓所内,身后是米芾书法作品。(

1949年,陈梦家夫妇在清华寓所内,身后是米芾书法作品。(

中共接着开展了「忠诚老实运动」,要求每个人详细交代自己的历史经历,不配合的都算「态度恶劣」,要被「隔离反省」。陈梦家对这些接连不断的政治运动,非常反感。据赵萝蕤的同事巫宁坤回忆:「有一天,从广播大喇叭里传来一个通知,要求全体师生参加集体工间操,陈先生一听就发火了:「这是『1984』来了,这幺快!」

《一九八四》是英国作家乔治·欧威尔(GeorgeOrwell)1949年出版的一部反乌托邦小说。他在书里预言了未来可能出现的极权社会的情景。小说描述的世界处于永久的战争状态,那里的人们生活在一个作者虚拟的国家叫「大洋国」,大洋国的政府无所不在地利用「警察思想」监控和操控着每个民众的思想和行动,迫害个人主义和被政府定义成「犯罪思想」的独立思考。

这部小说里有一个象徵暴政的角色:「老大哥」,喜欢强烈的个人崇拜,也是政党的领导。这个党「寻求权力完全是为了权力本身,不关心其它的利益,只对权力感兴趣。」

很多人都说《一九八四》是一个预言小说。1952年,中共在大学搞「院系调整」,要求大学重组,教会学校一律解散,燕京大学和辅仁大学按不同科系分别併入北大、清华、北师大,人员听候统一分配。清华大学的文科系被取消。陈梦家调到了考古研究所,赵萝蕤被调到北大西语系当教授。

当时考古研究所在王府井大街的北头,中国美术馆和隆福寺的附近。陈梦家在这里整理了他搜集的四万多片甲骨拓片,完成了一部七十多万字的甲骨学巨着《殷虚卜辞综述》和《甲骨断代学》等四篇;编着了《殷代铜器》、《西周铜器断代》等六篇;还有年代学着作《商殷与夏周的年代问题》、《六国纪年》等等。

1956年,陈梦家用《殷虚卜辞综述》的稿费,买下了钱粮衚衕34号的一个小院,他给小院起了个名儿:「一书院」,给书房取名「梦甲室」。在这之后,陈梦家每天在这间书房里工作十到十二个小时。閑暇的时候,陈梦家回去看看戏,高兴了还写一点戏评。

不过,陈梦家感觉研究所的工作环境还是很压抑。他觉得当时学术界的领导都是搞行政的,是「外行领导内行」。另外,他也反对让高技术的人员学习马列。当时,考古所所长尹达是个所谓的「老革命」,30年代投奔过延安,没有什幺学术贡献,当局硬把他安插进来做一把手。陈梦家对这种安排很不理解,也很反感,他曾经质问副所长夏鼐:「你是不是有职无权?」

1957年4月,中共突然提出所谓的「百花齐放」方针,说「欢迎知识份子提意见」。当时,知识分子们反应非常踊跃,陈梦家也信以为真,把自己对中共搞的「简化字」的意见讲了出来。

当时陈梦家的意见被发表在《光明日报》上:「用了三千多年的汉字,何以未曾走上拼音的路,一定有它的客观原因。」他还说:「过去洋鬼子说汉语不好,现在比较开明的资本主义国家的学者也不说汉语坏了。我看汉字还要用上若干年,要把他当成活的看待,这也是我们祖国的一份文化遗产。」

其实陈梦家不是简单地反对,他是说要真正地理解中国的文字。陈梦家说:「文字是需要简单的,但不要混淆。现在这些简化字,毛病出得最多的是同音替代和偏旁省略。简化后有些字混淆了。」他还说:「汉字虽然非常多,但是常用的并不多,普通人认识三千就可以了……有了这三千字,就来研究怎幺教。有人说汉字难学,我说不难,所以难,是教的人没教好。……在没有好好研究以前,不要太快地宣布汉字的死刑。……文字这东西,关係了我们万万千千的人民,关係了子孙百世,千万要慎重从事。」

陈梦家没有想到,五个星期后,「百花齐放」运动突然结束,陈梦家跟着一大帮发表过意见的知识分子们一起被打成了「右派」,陈梦家的罪状之一就是「反对文字改革」。

媒体上开始出现批判陈梦家的头版文章,标题象什幺:「驳斥陈梦家」「驳斥右派分子陈梦家的谬论」之类大批判的文章。内容也是谩骂似的话,比如:「右派分子陈梦家是一棵毒草……绝不能让他生根。」「陈梦家是怀着『罪恶阴谋』的『牛鬼蛇神』。」还有莫须有的罪名的:「各个时期的反动派为什幺都那样仇视简体字呢?是不是因为他们真正要复古呢?」

陈梦家所有发表过的有关汉字改革的文章,都被扣上「向党进行恶毒的猖狂进攻」;他赴美搜寻铜器资料的经历,成了「在抗日战争最危急的关头……到美国过美国式的生活,无耻地接受世界上最大的剥削家洛克菲勒的津贴,为他们服务」;他为清华大学筹办文物陈列室,是「和商人们拉交情,博取在古董商人间的威信,从流氓诗人变为市儈学者」;他年轻时出版的小说《不开花的春天》,成了「极其丑恶的黄色小说」。

陈梦家被划成「右派分子」以后,遭到「降级使用」,还一度被下放到河南农村劳动。后来他虽然可以留在考古所,但不许发表任何研究文章,他的研究工作也被迫中断。他在《考古学报》上连载的巨着《西周铜器断代》,登了一半就被腰斩……

(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

阅读 (675) 评论 (532) 收藏 (128) 转载 (891)
相关阅读
申博360网址|发现一切喜欢的事物|专注本地生活|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大满贯上下分客服微信号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在线体育博彩app